主页 > I荟生活 >好书抱抱:扇子、春雪、新荞麦的味道交织成芥川赏小说家的日常《时晴时阴》 >
发表于2020-07-02
660次已读

好书抱抱:扇子、春雪、新荞麦的味道交织成芥川赏小说家的日常《时晴时阴》

书房总管说:「给喜欢细细品味生活细节,即使每个今天都那幺像昨天的人们。平凡之中才显得日常的珍贵。

好书抱抱:扇子、春雪、新荞麦的味道交织成芥川赏小说家的日常《时晴时阴》

source: visualhunt 

芥川赏得主川上弘美的日常随笔,首次以中文版与大家见面。像是朋友对话一样,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轻巧的纪录了日常生活、创作、季节更迭和阅读心得。彷彿不经意的随笔,其实写出了举足轻重的生活点滴,不管是对于过往的回忆,还是对社会的感触,尽藏在寥寥数语之中。

精彩一瞥:

樟脑,在祖母的衣柜里。祖母总在五月的最后一天替衣服换季。把冬装换成夏装。许多纸包被打开,和服腰带及各式各样的腰绳,像变魔术一样从衣柜深处缤纷出现。向来昏暗无声的储藏室,突然热闹起来。

然而这段带有奈丸而非樟脑气味的初夏服装记忆,也已成遥远往事。现代的防虫剂无臭无味,而奈丸那种有点穷酸的感觉,如今格外令人怀念。

现在的我,已经很少再考虑什幺荞麦原本的味道。管他是新荞麦还是啥,一律毫不客气浸泡酱汁,顺便倒进大把葱花。我已经变迟钝了。不过,我认为那并不可悲。小孩子的洁癖,其实有点可怕。不纯粹又迟钝的大人。我还满喜欢的。

我每每在想,毛衣散发的气味,更甚于直接透过肌肤。我是说如果要感受心上人身体气味的话。

可以接触到在家穿的毛衣,也就表示,关係已经亲密到会去男人的住处。我喜欢的男孩子身上那件鬆垮垮的毛衣,总是起了许多毛球。下摆也有点脱线。男孩随手脱下的毛衣,被我轻轻搭在裸肩上,可爱地嚷着「刺刺的」——记忆中也曾有过那样的时光。

嗯——那究竟是几百年前的了啊。纯粹只是感到怀念,真的。

有时会陷入低潮。

不是工作方面或人际关係这种特定的低潮,是生存本身的低潮。就算对谁喊救命,也不会有人拔刀相助。况且如果真有人来解救,也会很困扰。所以,像这种时候,只能像积水的平底躺卧的小石头,一个人默默不动。

看白石一文的小说,让我想起提姆·欧布莱恩的小说《核子时代》。

《核子时代》中出现一名少年。少年总是忽忽欲狂。他不懂自己以外的人,为何明知活在不确定的可怕世界——不知几时会爆发核子大战,而且人类说不定会立刻灭亡——却还能如此若无其事。

这个世界,充满悲惨的事、不合理的事、困难的事。透过报纸、网路、口耳相传的声音,以及自己这双眼睛,我们每天都目睹或听说那种事。然而,我们多半也像提姆·欧布莱恩的小说中那个少年周遭的人一样,说着「不过,话虽如此,还不是照样平平安安活到现在」,若无其事地继续过生活。

我们很擅长假装事不关己。也擅长把责任推给别人。同时,也很擅长偷换概念唱高调。

面对充斥这个世界的悲惨、不合理、困难,当自己切切实实接收到,不再以为事不关己而是认真开始思考时,我们肯定会绝望过度,一蹶不振。

不妨试想。现在正受到炸弹攻击的人。被地雷炸飞的人。饿得半死的人。遭到残忍屠杀的人。忍受病痛折磨的人。被信赖的人严重背叛的人。那些人本身,以及衷心爱着那些人的人,该有多幺悲伤。

白石先生的作品之所以精彩,不只是因为他真挚地描写出那种悲痛。这个不合理的世界,到底该如何才能更好?这点,白石先生一直在不停思考。无论哪部作品,他都如此不断书写,最后在这本书,白石先生想必已做到一个极致。我在阅读过程中不知这样想过多少次。

好书抱抱:扇子、春雪、新荞麦的味道交织成芥川赏小说家的日常《时晴时阴》

source: 博客来 

好书抱抱:扇子、春雪、新荞麦的味道交织成芥川赏小说家的日常《时晴时阴》

好书抱抱:扇子、春雪、新荞麦的味道交织成芥川赏小说家的日常《时晴时阴》

从慕月、如月一路匆匆过了四季,到了霜月、师走,用气味纪录了每一刻回忆,用书籍分享思考的方向,用穷极无聊的家庭琐事与读者一起体验活着的实在,这是一本不需要负担也能轻鬆看完,却又不觉得时间白费的书籍。

好书抱抱:扇子、春雪、新荞麦的味道交织成芥川赏小说家的日常《时晴时阴》

source: visualhunt

以《时晴时阴》为题书写生活,也道出了人生本来就有起有落。但是明日复明日,找到静静纪录生活与回忆,创造更多思考的可能,也是我们能够在这本散文集中领略与学习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