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亮生活 >【Mr. Saturday】追回「那些年、台湾失落的网路产业」 >
发表于2020-06-12
220次已读

【Mr. Saturday】追回「那些年、台湾失落的网路产业」


去年的十月,TIEA (台湾网路暨电子商务产业发展协会) 成立,是台湾网路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最近詹宏志说:「台湾网路产业失落了 15 年」。曾经在 Google 工作过,我认为,台湾的网路产业往后来看,也还是落后了这些世界最强的网路企业 15 年以上的光景,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现在开始把每一件事情做对,15 年后,我们有机会与先进国家的网路产业平起平坐,我们的产、官、学界,都有太多的东西需要追赶,而台湾政府,在这之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到底我们该怎幺做,才能追回失落的那些年?

政府需改变产业扶植的思维

台湾政府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项产业措施就是打造了一个新竹科学园区,因此现在的政府官员想要複製过去成功的模式,喊出口号要打造所谓云端园区,结果造成了现在每一个台湾的县市政府,都在喊着要打造自己的云端建设的怪象。「『上网』和『云端』究竟有什幺不同?」这是扶植相关产业的政府官员一定要搞清楚的问题。重点不在于盖更多的机房和园区,重点在于大量投资发展软体应用,带动产业的升级、甚至于硬体的发展。今年度的世界通讯大展 MWC 2013 已经呈现出行动装置硬体创新的疲态,各家大厂推出的硬体规格已经非常相近,几乎没有差异化。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软体应用将会是未来的重点,而且本来一直都是如此。Google 也是因为打造出了全世界都需要的应用服务「搜寻」,才回过头来带动资料中心的发展,台湾政府现在却是採取相反的思考。

政府现在扶植云端产业的政策和作法,真正受惠的是台湾的硬体大厂,因为政府把重点放在「实体建设」和「机房」,让硬体大厂有机会卖更多的机器,结果真正需要突破的软体产业和网路产业,分配到的资源与硬体大厂完全不成比例。政府在以各项政府补助、国发基金发展台湾软实力的时候,必须彻底摒除以「今天出货、明天收钱」这种硬体製造思维来审查专案的作法,否则许多极具潜力的想法和新创公司在初期就会遭到扼杀。现今全球的资本形成规则已经因为网际网路的到来和商业模式而被彻底改变,获利模式的建立往往会落在公司营运的中期、而非初期。这并不表示政府在审查专案时要矇着头去做审查,而是要真正引入在产业界具实务经验的专业人士,有效评估专案未来的潜力。政府在以专案培养软体创新产业上,也必须确立容忍风险的运作及防弊机制,否则政府官员只会选择最安全的路走,避免承担责任;政府的资源也就像现在一样,始终集中在那些「有关係」、「有办法」、「会写政府想看的计画书」的企业身上。

简而言之,创新乃网路软体产业的核心,因此其本质伴随着风险而来,往往无法事先做出準确的预测以及评估,政府在大声疾呼培育创新、创意人才的同时,需体认到现今政府扶植网路产业的方式,与鼓励创新的方式正好背道而驰,仍旧以「準确预测」、「完整规划」的硬体代工思维看待网路产业和软体人才。政府应儘速借镜各国政府对于现今全球化及脑力密集社会的最佳实务,专业企业顾问公司麦肯锡 (McKinsey) 成立了 Center for Government,目的就是为了将各国政府的最佳实务可以在全世界分享,改善我们的社会,台湾政府无须再闭门造车,因为现成的最佳实务已经透过这种方式在全世界的政府流传和执行,台湾政府需迎头赶上这波改造政府、改造社会的急行列车。否则产业空洞、贫富差距、人才断层等台湾严重的社会问题将无法获得有效的根治。

产业界需改变人才管理的思维

台湾以代工起家,人才管理思维以工业时代的管理思维为主:员工的生产力可以用纸笔计算,员工是随时可以替换的零件。这些人才管理的思维在网路软体产业完全行不通,硬体与软体先天上拥有完全不同的特性,软体开发是一项纯粹创作的心智活动,具备脑力密集、而非劳力密集的产出方式。我们的会计制度,也是以有形资产为主的鉴价来评估企业的价值。在软体产业中最为重要且难以衡量的「团队能量」、「软体资产」等等,均缺乏有效的衡量指标,使得企业主仍旧以「看得见」的东西来管理团队和人才,忽略了人才脑袋中的事情、以及团队中人与人之间形成的凝结与默契。

软体业界已经累积了很多管理软体人才的最佳实务,台湾的企业主必须开始了解和採用这些最佳实务,才能让组织有效地转型、真正做好準备跨入网路及软体产业。举例来说,企业主必须知道:每次一位软体工程师的流失和离职,公司付出隐性的成本 (新人起步时的训练和交接等等) 平均等同于 3 个月该名新近员工的薪资。而且,其他资深的员工可能还必须花费额外的成本和心力来带领这位新人,这些都是公司的会计帐目上完全不会看到的事情。这一个实务上的经验清楚告诉我们:软体工程师不是一个可以替代的零件,每一个软体工程师的加入和离开,都会使团队内的化学作用和实际产出永远不再和以前一样。如果台湾企业主再以代工产业的思维来看待软体人才,只会扼杀更多刚刚步出校园、身怀雄心壮志、思维不受任何框架限制的人才和他们的创意。

学术界需与产业界紧密接轨

台湾拥有一流的人才素质,但是我们的软体人才与欧美国家的软体人才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台湾刚刚毕业的学生,写出来的程式通常都是不能用的。我们现今的教育方式,仍旧停留在强记书本的知识以及考试得高分为主。结果直接造成了实务上的落差,台湾的大学生普遍缺乏实作的能力,近年来台湾学生透过企业实习等方式,虽一定程度上缓和这个问题,但是学校终究是学生在求学时期花费最多时间的地方,我们的教育方式也需要赶快改变。网路技术的特性就是日新月异、进步神速,然而学校的教学内容往往跟不上变革的速度,造成我们优秀的学生在步出学校时,拥有满脑子的理论知识,却无法写出一支符合容易延展、容易维护、没有明显安全性漏洞等要求的程式。理论是高科技人才的基石,但是现今台湾网路业的人才,理论与实务的落差太大,「懂理论的是一批人,懂实务的却是另一批人」。

麦肯锡 (McKinsey) 最近的一篇报告指出,到了 2020 年,全球的高科技人才短缺将高达 4000 万人,也就是说,在这样一个科技挂帅的时代,「企业界找不到人,失业者却找不到工作」的情形将会更为严重。2020 年不过是七年后的事情,眼看着就要到来。台湾的学术界应该儘速摆脱考试文化,让学生可以在在学时期就与产业环境紧密接轨。而不是学非所用、用非所学。网路产业的人才养成本来就具有很大的弹性,除了与产业接轨的实习制度之外,现成教育资源早就已经在全世界流通,开放原始码的专案随时可以取用、专业的线上学习网站如 Coursera 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学校的老师不必冲撞体制,就可以直接把这些丰富的资源纳为己用。传统的教育方式早就已经不符合新一代人才的培养方式,而由于全球化的速度和竞争,教育界和学术界根本没时间等待政府对于教育体制的改革来抢救人才。老师和学生都要随时警觉到自己是否已经和产业界脱节、善用网路的资源,自己拿出课堂上改革的对策,不要再让学生去死背万年不变的考古题。

曙光乍现、隐忧仍在

要追回失落的 15 年,我们至少还需要另一个 15 年的追赶,在台湾网路产业的发展上,TIEA 的成立像是曙光乍现,但是能不能不只是昙花一现、真正发挥影响力,还是要看台湾产官学界掌握资源、掌握权力的在上位者能不能真的听懂「网路产业的语言」。

原始连结: 追回「那些年、台湾失落的网路产业」

本文作者程世嘉 (Sega Cheng),网路笔名 Mr. Saturday,现任 iKala 执行长,曾任 Google 软体工程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